网站地图

网站首页 / 创业项目 / 正文

生效判决认定复婚协议有效 律师以限制离婚为由逆风翻盘丨经典案例

更新时间:2021-09-26 23:56:31 点击:20

案例简介

原告:关先生。

被告:李女士。

原告:苗丽丽、张淑侠。

双方于2006年2月结婚,2008年10月生下一女。因意见不合,双方于2011年5月同意离婚。第一次结婚前,关先生购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,登记在关先生个人名下,婚后每月还贷款1100元。离婚时,双方约定该房产归关先生所有,关先生向李女士支付赔偿金3万余元,现已履行完毕。

2012年,双方决定复婚。再婚前双方签订了《复婚协议书》,第一条对关先生的婚前财产做了约定。其中,第一条第一款规定,再婚后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,未经双方书面同意,男方不得将房屋买卖赠与第三人;第一条第二款规定,男方再婚后要求离婚的,原属于男方的财产一半产权转移到女儿名下,因姓名变更、转移产生的相关费用由男方承担;女方提出离婚时,自动放弃一半的财产权归女儿所有,改名字、过户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由女方承担。

签订协议后,双方于2012年办理了再婚手续,婚后未变更房产名称。2017年,李女士提出不想住,带着孩子离家出走,以合同纠纷起诉关先生,请求东城区法院确认该房产为夫妻共同财产。关先生协助原告办理了产权登记手续。关先生提出,协议是婚前签的,这是一份礼物。婚后财产未更名,赠与未完成,故向法院提出撤销赠与。经过一、二审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认定《复婚协议书》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应当合法有效,据此决定由关先生协助李女士办理产权登记手续。

在李女士被起诉期间,关先生还向东城区法院提出离婚上诉。此时李女士提起的诉讼尚未结案,东城区家庭事务审判长也表示《复婚协议书》真实有效,离婚对关先生不利,故说服关先生撤诉。

合同纠纷二审判决出来后,李女士如愿拥有了一半的房屋所有权。为了保住另一半房子的所有权,关先生虽然不想维持婚姻,但也不敢再次提起离婚诉讼。

2018年7月,关先生再三考虑,决定委托家庭律师提起诉讼,确认合同无效,希望确认合同第一条第二款无效,并决定是否离婚。如能确认该条款无效,关先生可再次提起离婚诉讼;如果不能确认该条款无效,关先生表示不会离婚,将就一下。

案件处理过程

关先生找到我们时,有一个有效的判断,《复婚协议书》是真实有效的,关先生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房屋所有权。如果他再次提起离婚诉讼,他可能会失去剩余的一半房子。至于关先生的上诉,家庭律师的评价很难得到法院的支持,但法院认定质疑是不可能的。考虑到东城区家事法官倾向于认为《复婚协议书》有效,我们希望合同纠纷可以避开家事法庭,但法庭坚持以婚姻财产纠纷立案,家事法官建议离婚纠纷一起解决,否则判决驳回。为了避免不利结果,我们决定先撤诉。

由于东城法院坚持该案由家事法院审理,我们决定寻找其他有管辖权的法院,以避免法官有偏见。虽然结果可能并不理想,但只要能为当事人赢得一线希望,我们认为还是值得一试的。2018年9月,我局指令关先生出具朝阳区居住证明,并成功向朝阳区法院立案确认无效co

本案最大的争议在于《复婚协议书》中关于财产所有权的约定是否有效。我们介入此案时,生效判决已经认定《复婚协议书》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合法有效。根据生效判决,双方已办理房产更名手续,目前双方各持有50%的房产份额。我们认为这一判决本身存在问题,但在生效判决被推翻之前,我们主张协议中某一条款无效,败诉风险很高。在处理这个案件的过程中,有两点法律值得关注借鉴

一、财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。本次诉讼前,女方以合同纠纷为由起诉法院,要求确认争议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,并要求男方配合办理过户手续。在这起诉讼中,双方对《复婚协议书》的效力发表了意见。男方认为房产是他婚前的个人财产,签《复婚协议书》就是把房产无偿给女方。但是,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,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。基于此,男子当庭主张取消赠与。

一审法院认为,该男子声称是礼物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,没有得到支持。双方2011年签订的《复婚协议书》已明确争议财产属于男方个人财产,双方均认可,法院无异议。同时,2012年双方再婚前签署的《离婚协议书》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合法有效,对双方均有约束力。协议第一条第一款规定,有争议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,属于夫妻对婚前财产所有权的约定。根据《复婚协议书》第19条,争议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,男方应配合女方办理财产更名手续。

一审判决后,该男子以撤销赠与为由提起上诉。二审法院认为,《婚姻法》第一条第一款的约定并非意思表示给予,男方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正在给予,故不能成立其上诉理由。同时二审法院认为,《复婚协议书》签订时,双方不具有夫妻法律地位,一审法院认为该协议为夫妻财产协议,适用《复婚协议书》第十九条的规定,属于适用法律错误。但判决正确,最终维持原判。

从法律上讲,本案的判决存在一些问题。再婚前,双方签订协议,约定有争议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。一审法院认为是婚姻财产协议,二审法院认为双方当时不是婚姻关系,协议不是婚姻财产协议,也不支持男方提出赠与。

与的说法,最终适用《合同法》中依合同履行义务原则支持了女方的诉求。笔者认为,这个判决有点不按常理出牌,跳出了婚姻家事法律的圈子,并试图在合同法的视野寻找判决依据。但是,二审法院不能回避的问题是,如果双方签署的《复婚协议书》第一条第一款不是夫妻财产约定,不是赠与,那么究竟是什么法律性质呢?笔者倾向性认为,《复婚协议书》第一条第一款系赠与,应适用《婚姻法司法解释三》第6条的规定,在房产未办理转移登记之前,赠与人有权撤销赠与。

第二,《复婚协议书》第一条第二款是否无效?尽管前次诉讼的主要争议焦点在该协议书第一条,即争议房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,但是在审理过程中,一审、二审法院均明确《复婚协议书》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,其内容未违反国家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应属合法有效,因此双方应按照协议约定的内容履行相应义务。在这个背景下,我们主张《复婚协议书》第一条第二款无效,确实面临着很多阻碍,也让主审法官非常为难。

《复婚协议书》第一条第二款约定,夫妻任一方先提出离婚,需要将名下一半房产转至女儿名下。我们认为这一约定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,即婚姻自由制度。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,婚姻自主权是公民最基本的人身权利,夫妻间的婚姻关系属于人身关系,不应附加任何条件,双方以放弃财产权限制离婚自由,显然违反了婚姻自由制度。女方则称复婚是双方的自主选择,男方不能为了实现复婚目的暂且签署协议,复婚后又以干涉婚姻自由为由主张无效。

按照《合同法》的规定,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是合同法定无效的情形之一。如合同条款存在上述情形,即使双方的意思表示真实,合同依然是无效。所以,女方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。最终,法院支持了我方的主张,认为《复婚协议书》第一条第二款虽然系双方自愿签署,但其实质系以财产分割为条件作出的限制离婚自由的决定,因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,因此该条款无效,其约定内容不发生法律效力。

案外说案

目前,随着无过错离婚的普及,离婚越来越自由。当然,离婚自由带来的结果是离婚率的大幅上升,这会让很多准备步入婚姻的准新人们感到不安。本案中的双方当事人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,所以想要提前对可能发生的离婚风险作出一些约定和应对,以消解自己复婚时的不安和焦虑,想来也是人之常情。

女方在法庭上表示,如果男方不同意签署《复婚协议书》,双方肯定不会复婚。当初想要复婚的时候达成了约定,现在想要离婚又说限制离婚自由,无法认同。在正常情况下,双方自愿签署的协议当然应当履行,也不能轻易地反悔,法律亦会尊重双方的约定。但是,如果协议条款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法律需要保护更高阶的法益个人的婚姻自由。

在本案中,关先生已有离婚之意,但是为了规避财产的损失选择凑合过。显然,协议条款已经限制了关先生选择离婚的自由,无法受到法律保护,也在情理之中。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,婚姻自主权是公民最基本的人身权利,每个人生来就拥有的权利,无论结婚还是离婚,都不能附加任何条件,不受任何人干涉。事实上,如果双方可以通过协议对离婚附加各种苛刻条件,这相当于变相损害了当事人的婚姻自主权,显然与当代法治、人权理念不相符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如何确定离婚纠纷的管辖
  • 离婚诉讼管辖地有哪些
  • 生效判决认定复婚协议有效 律师以限制离婚为由逆风翻盘丨经典案例
    • 评论列表:

    发表评论:

    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    网站分类
    最近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