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
网站首页 / 新闻专题 / 正文

2022,再无“顶流”

更新时间:2022-05-25 20:57:53 点击:49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娱刺儿,作者|怡晴 方歌 矩栗 直三,编辑|Tim 怡晴 直三

“具体一点还会问约过几次会,约会时间,因为我们害怕万一被狗仔拍到后曝光,对不上细节问题。”

“艺人在风险爆出来之前,已经在网上有一些苗头了,因为艺人的每天舆情数据大概是一样的,如果有一天讨论的东西特别多,又特别集中在道德、情感等某一领域,可能就代表要出问题了。”

“去年的时候,演出、文化传媒公司,还有音乐行业的公司,都被税务查了。”

“拉踩或者引战的话题不可以;在不明前因后果的情况下,公开在 *** 平台上站队也不可以,因为很容易翻车。”

图源:新浪微博@尬剧鉴赏中心

2021年文娱圈不太平,从郑爽到吴亦凡,从李云迪到王力宏,顶流的坍塌像巨型雪崩一样,轰轰隆隆地冲击着社会人心,也让“艺人”这个本就毁誉参半、人红是非多的群体,进一步深陷口碑的酱缸,“贵圈真乱”这个标签也越发撕不掉了。

突然,这个无数人艳羡的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的群体,俨然就成了“高危”群体。安全之一,这个本来常见于各种制造业工厂的口号,也开始盛行于这个职业。

依法纳税、严格自律、管住私生活、谨慎发言、多读书多学习,成了新时代对这个群体的新要求。

不论从哪个层面上看,现在的艺人,只会比以前越来越难当了。

面对恋情,不能再“随心所欲”

“塌房”已经成为内娱近年来的年度关键词,2021年尤甚。

但从以上事件的后续舆论来看,明星私生活、恋情的曝光仍会对他们自身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。

正在参加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的霍尊出事之后,直接失去所有商演机会,尽管道了歉,粉丝和听众也不再买帐;而爱豆孟美岐的数条代言被网友联合 *** ,已经拍摄的电影《我心飞扬》则面临撤档。王力宏更是直接跌下神塔。

“经纪公司对不同明星,有不同的恋情要求,演员和爱豆有十分大的差别。”艺人经纪人曹西对娱刺儿(ID:yuci-er)说,“我们签订艺人时,会在协议中写清对艺人的各项要求,其中必写的就是关于他们恋爱的禁令要求。”

演员签订的影视约中,通常强调合约期间,恋爱需之一时间向公司报备。而练习生或爱豆等类型艺人的经纪合约中,大多数会明确写上禁止恋爱等条款。

娱乐圈明星律师周燃说,“娱乐圈里的合约没有固定模板可言,不同公司、不同艺人都有完全不同的条款。”

他处理过的练习生与公司解约的案例中,很多练习生拿过来的合约都有规定恋爱事项,对此他已经见惯不怪。

“还有很多演员转型去参加选秀节目的,因为艺人性质的改变,所以就得重新签一份合约。演员的合约中不怎么硬性规定不许他们谈恋爱,但是选秀爱豆就不同,公司通常要增加一段专门去写恋爱后的处理措施。”

但明星并不会因为自己是明星就不恋爱了,合约条例中更强调的是恋爱后的应对 *** 。

在明星向公司报备后,之一时间需要确认的是,恋爱当事人是素人还是同样为明星。如果是素人,则由经纪人直接带着双方沟通,如果同样是明星,则不仅是恋爱双方,还有双方的经纪团队要一起坐下来“聊天”。

更先需要团队确认的是一些恋爱细节,例如何时认识的?何时开始交往的?感情中是否存在第三者插足的道德问题?有多少人知情恋爱关系等等。“具体一点还会问约过几次会,约会时间,因为我们害怕万一被狗仔拍到后曝光,对不上细节问题。”最后就是,是否选择公开了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八组兔区专用

正常恋爱下,大多数明星的选择是不被拍就不公开。

公开后的流程对于经纪人来说,也不是简单的工作。官宣时间、文案是一定会交由经纪团队来把控,经纪团队也会提前沟通后援会,向粉丝透露官宣步骤,以防粉丝群体的不确定性。

同时,还需要提前知会有代言合作的品牌方。代言人的舆情一定程度上等于品牌舆情。不告知品牌,艺人擅自作出对自身舆论有负面影响的决定,有可能导致掉代言、赔付违约金。

“真是正经恋爱,没有小三、婚外情、脚踏几只船这样的负面事情发生,我们倒也不会觉得如临大敌。”经纪人曹西还没有遇到过艺人恋爱但不向他报备的事,“可能我遇到的艺人都比较乖,再者事业心强的艺人自己也心里很清楚,恋爱和赚钱他们能权衡出最利于自己的决定。”

明星恋爱,不止是两个人的事情,背后是两个经纪团队的博弈。2021年明星恋爱塌房以来,粉丝、网友对这类事件,已经从震惊到吃瓜再到看腻了。

“我们经纪人行业也因为明星接二连三因恋情塌房而拉起了警戒线,现在再接受艺人,签正式合约签,都要多问一句,恋爱了吗?”

经历了2021年后,艺人经纪赵枫觉得,艺人在面对恋爱这件事,会变得更加谨慎。

“也有可能会造成一部分艺人直接摊牌,不再营销不谈恋爱这种人设。如果早晚有一天会被发现,会塌房,那我不如就直接公开。从长久来看,粉丝会因为一个人的实力和能力去关注艺人,未必是一件坏事。”

面对品牌方,不得有“黑料”

“塌房”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,负责品牌艺人代言的麦麦,最近在艺人背调上的工作多了起来。

以往,她的工作主要是根据品牌方提供的产品调性,寻找契合的艺人。比如一款美妆类产品的调性是自我,那她要寻找的就是相对有个性的,符合“自我”调性的艺人。

在推荐过程中,品牌会给到一些关键词,比如90后男艺人,粉丝量在500万以上等等。该品牌过去的代言人,也会成为她们参考的对象。

找人的那段时间,麦麦和同事每天都会窝在会议室里不停地脑暴,一呆就是两周,一个一个名字地过。最后,她们会把大家想到的所有适合的艺人列成清单,并为每位艺人提炼出一个关键词,一并提供给品牌方。

找着找着,她更大的感受就是,明明艺人这么多,但合适的为什么这么少?

“和品牌调性相符是之一位的,热度是第二位,最重要的是没有黑料,我们主要考虑这三点。但最后筛选下来的,要么就是档期太满,要么就是没热度,要么就是太贵,排到后面就真的没有明星了。”麦麦无奈地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

而经历了2021年艺人的频繁塌房后,她的主要工作又添加了一项,就是做艺人背调。在选人的时候,她还需要提前在豆瓣和微博翻天覆地地搜索词条,看某个艺人是否有比较严重的黑料。除了艺人本人,艺人的家庭背景、家人是否有黑料同样在她的调查范围之内。

「艺恩星数-代言人」产品上线了风险监控模块。艺恩代言人产品负责人张馨月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这一功能的上线是因为品牌客户有大量的需求。

“品牌方之前选代言人,如果艺人出现风险的话,他们能做的只有马上和艺人解约。但是,他们一直希望能有数据产品帮他们做更专业的决策。”

图源:艺恩星数

定代言人之前,系统能帮助品牌方分析艺人存在的历史风险,包括政治风险、法律风险、道德风险等。

定了代言人之后,系统还会对艺人进行实时监控,如果艺人平时的负面舆情比较少,但在某一个时间段内忽然翻了几倍,超过了阈值,便会直接给品牌方推送风险提示,以便快速进行公关应对。

张馨月说,很多艺人在出现风险提示之后,一般过一两天就会被爆出来。“艺人在风险爆出来之前,已经在网上有一些苗头了,因为艺人的每天舆情数据大概是一样的,如果有一天讨论的东西特别多,又特别集中在道德、情感等某一领域,可能就代表要出问题了。”

功能上线以来,艺恩星数服务的客户涵盖了视频网站、影视公司、快消电商、电子以及广告等诸多领域。

尽管是2B端的产品,但其公开订阅的日活已经达到了每日2000-3000人次。

张馨月回忆,自从系统上线之后,便有大量客户主动过来咨询。有一家客户在选一位流量艺人作代言的时候,曾因为粉丝的负面舆情一直在犹豫。但后来经过系统长期的监控,才打消了客户的疑虑。

在艺恩风险查询的首页,也会实时显示热搜艺人,这代表着这些艺人近期比较受品牌方关注。

图源:艺恩星数

随着国家相关监管措施的出台,张馨月认为,艺人背调未来会成为普遍的趋势。从她接触到的客户来看,艺人前期的筛选和后期的风险评估已经分化成两项业务,每个艺人都要经历双重筛查。

“最开始品牌方只看艺人数据,风险评估是可有可无的环节。但是现在客户需要把艺人拉出来,从头到尾各个维度全部比较一遍,才能认定这个艺人没有风险。客户的公司里面,现在也要求在选艺人时必须有风险评估机制。”

在流量、热度退散后,安全或许将成为品牌方最看重的指标。

面对偷税漏税,等于一票否决

经纪人周舟告诉娱刺儿(ID:yucier),自从范冰冰事件后,艺人的个人税已经调整到更高的比例。在她看来,税务问题关乎艺人的整个职业生涯,它对艺人形象的影响极大,而且是不可逆的。

她之前供职的一家大规模的经纪公司,在范冰冰事件后,快速改变了税务管理流程。

财务部在年底结算前,会把艺人的项目金按照额定40%-42%的税率提前扣除,把所有税款存在代缴账户里,在税务部门核算和扣税完成后,再把多收取的费用退回。

“这样更加稳妥,不会出现补税时拿不出钱的情况。”周舟解释道。如果出现了无法补交税款的情况,艺人乃至整个团队都会陷入恐慌。但周舟也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她目前还没有遇到这种情况,“因为很多新人挣得并不多,拿到薪酬后正常生活也存不下来什么钱。”

除了艺人拿不出钱补交税款,周舟更害怕艺人和工作人员对税务规则了解不清晰,在这方面,薇娅就是一个例子。

2020年12月,税务部门宣布薇娅因为逃税被处罚13.14亿后,她在 *** 上看到了薇娅老公董海峰的致歉信,“因为税务相关知识匮乏,他们觉得自己在正常纳税,可还是会被有关部门告知其实漏税了。”

只要艺人身上有了“偷税漏税”的黑料,无论缘由,其形象都会一落千丈,甚至从此退出行业。

周舟告诉娱刺儿(ID:yucier),在公司就职的经纪人,虽然需要把控艺人,但具体事则还是交给财务部来处理。如果是个人工作室,艺人和经纪人会找代理财务或者亲戚来帮忙管理财务,部分经纪人也可能会直接插手或者管理艺人税务。

在艺人个人工作室就职的经纪人于杭,就饱受税务问题困扰。

2021年,他所在的艺人工作室就因被税务部门调查,补交了一笔税款。“去年的时候,演出、文化传媒公司,还有音乐行业的公司,都被税务查了。”于杭说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97批发网

他的公司处于核定交税的区域,“就是不用去特意做账填票,每年交一定的税就好,”于杭解释道。因此在被查之前,他们一直没有特意做账,租房、租场地、买设备等很多支出都没有开发票,租工作室场地的时候,当时的财务告诉他直接缴纳核定税额规定的税就好,不用开票。

但缺少发票的后果,就是在行业开始全面调查时,税务部门查到工作室的收益和成本不成比例,“我们就会被注意到。”于杭说。他们其实做好了补开发票的准备。但实际情况是,2021年之前的发票已经很难开,“因为时间过太久了。”因此他所在的工作室,只能补交一笔数目不小的税款。

于杭告诉娱刺儿(ID:yucier),在去年整个行业被整顿之前,不开发票似乎是音乐行业的“潜规则”。工作室的艺人巡演需要乐手和编曲,但乐手大都是以个人的方式接活,不会要求开票,“有时候我们问了,他们也会说不用,大家都不开票。”

巡演的时候,机酒都会开发票,但场租却不一定开。因为有的场地开票会开10个税点的票,但大部分工作室的核定税点在6,“大家都默认没必要交这个‘冤枉钱’,所以都不开票。”

这次彻查之后,于杭的想法有了改变。“之前我其实对只有我们多交税这件事,心里有点不平衡,但是现在我觉得行业开始严管是一件好事。”

他觉得这种规范化的过程,就像听歌付费一样。可能最开始大家会觉得不理解,会想找免费的途径,但随着付费的专辑的增多,大家渐渐形成了付费的习惯。在他看来,税务也会在行业内形成新的规范,“我也会尽量按这个指标去做,去弥补之前的问题。”

于杭简单计算了一下交税的金额,一个乐手一场表演的工资在几千块,2019年的时候,他管理的艺人有二三十场演出,一个人能拿十万块,几个乐手加起来要交的税并不是小数目,而这些都需要艺人工作室来承担。

现在,于杭除了会和乐手协议,承担起这部分费用,也会偶尔得到一些“回报”——有的合作方不仅很快就同意了,还会帮他分担乐手的一部分税费。

到2022年1月25日为止,他和工作室的新财务还在处理去年的税务,并且打算先把从2021年末到2022年初的税务“搁置”,等到2022年下半年再处理这部分的业务。

“我们想等等看相关条例是否会出现细化或者变动,这样我们也不会跟无头苍蝇一样做无用功。”在学习税务规定的同时,于杭也想把握住一些主动权。

税务问题仍然是艺人的命脉,仍然是经纪人苦恼的问题,但行业也已经渐渐走向规范。

面对社会话题,少说话多读书

随着互联网 *** 的发展,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管控也变得越来越严,作为公众人物的他们,稍有不慎,就会成为被 *** 热潮倾覆的一叶孤舟。

“说多错多,不说就错的少。”多位艺人经纪都向娱刺儿(yuci-er)表示,他们其实很欣赏能够表达观点的艺人,但目前的 *** 环境不允许。

张辉所在的公司,会要求所有艺人在发微博前都进行报备,避免他们触及政治、社会等敏感问题,公司会有专门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员。“拉踩或者引战的话题不可以;在不明前因后果的情况下,公开在 *** 平台上站队也不可以,因为很容易翻车。”

艺人群体首先是“人”,遇到不公平或者委屈的事情,一旦在 *** 上发泄,就会引发大量围观。

热度虽有,但反而会让经纪人很难办。对张辉而言,他最头疼的事情就是遇到表达欲旺盛的艺人,并且在发言之前不和团队或者经纪公司沟通,甚至还有一些艺人会直接在网上和粉丝吵架、与吃瓜群众互动。

“对于艺人而言,即便自己在理,对方也有可能会抓住一些话柄不放,或者颠倒黑白,这样就很难再说清楚了。”张辉能够理解艺人发声的冲动,但站在专业的角度上,他觉得还是由官方或者公司来介入会更合理。

作为艺人经纪,没有人会希望看到如今艺人失声的状态,但他们又清楚地明白其中的矛盾点——作为公众人物,艺人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放大。而放大本身,就是误解的开始。

娱乐圈每年的话题风向不一样,舆论环境的雷点也伴有不确定性。艺人经纪王芳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近几年,他还会让艺人少针对“女权问题”发声,因为他遇到过太多“上纲上线”的事情。

即便是开玩笑,也不允许。他所带过的艺人,在多年前录节目时开了自己女性朋友的玩笑,在当下看来,那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话,私底下大家也不介意。

但多年之后,这个片段又被重新翻了出来,被网友认定为发言不妥当。王芳挺头疼的,“它其实就是一个玩笑话,深究没有意义。”

危机公关时,如果艺人真的表达不当,王芳采取的公关手段并不是解释。在她看来,多余的解释,只会让网友咬住不放,不如直接承认错误来的实在。

即便发言价值观正确,但引发了讨论,他也不会做过多后续动作去解释。

王芳很欣赏刘宇宁,觉得他很会表达,即便在直播间这种实时平台,也很敢开玩笑。最重要的是,刘宇宁心里有边界感,知道哪些话能说,哪些不能,很好地塑造了幽默风趣的形象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摩登兄弟刘宇宁

并不是所有的艺人都如刘宇宁。疫情之后,线下活动不方便举办,线上直播就成了很多艺人宣传期必备的技能。

有艺人在直播时,难免会看到黑粉的言论,作为经纪人,王芳一般会劝艺人忽略就好,但他发现,有些艺人不仅不忽略,还很喜欢念出来,并当场回怼粉丝。

王芳不鼓励这种方式。在一次直播中,他的艺人看到评论里有粉丝说,你不要和XX做朋友了,他的艺人很生气,当场回怼了。

王芳事后开导他,以后就不要提这些了,以前他觉得艺人与好朋友之间的互动,是大家喜闻乐见的。但现在,他会对艺人说,“关系好自己知道就算了,也不用发到网上,否则就会被说蹭热度。”

在网友的严格监控下,艺人甚至失去了选择“朋友”的自 *** 。王芳有些无奈,但她还是建议艺人把好自己表达这一关,“有时间多读点书吧。”

娱刺儿(ID:yuci-er)在访谈期间了解到,艺人对社会热点事件,经常会有发声的冲动。

2021年1月24日,河北寻亲男孩刘学州离世。在遗书中,他写了被父母遗弃、被校园霸凌等经历。刘学州的经历引发了网友的热议,艺人马天宇忍不住对此事在微博发声:“评论区到底有多少杀人犯?你们经历过他人之苦吗?你们的15、16岁都是人间清醒吗?”

图源:新浪微博@马天宇

张辉内心很欣赏马天宇的发声,但张辉还是觉得这种行为具备危险性,“他是亲身经历者,发言可以触动更多的人,可是我也看到了一些‘吃人血馒头’的不友善的言论。”

*** 的世界里,对一件事的评判,很难只有一种声音。

艺人经纪赵枫对艺人的发言把关,相对松一些。有时候,他身边的艺人在看到热点事件后也想发声,赵枫会让艺人先了解事件发展的全貌,不要太快下判断,一旦事情反转,最后很容易被网友认定为“站错队”。

在赵枫看来,对于社会舆论事件,艺人只要发言,无论出发点是好是坏,都等同于在站队,甚至在反转中,成为助纣为虐的一方。

但赵枫所在的公司,还是给了艺人自由发挥的空间。他会鼓励艺人去直播中历练,“从长远发展来看,如果要越往上走的话,那就越应该要去坦坦荡荡地面对,是吧?”

一旦遇到艺人发言的舆论危机,他会实时监测舆论。有些事舆论会自己慢慢平息,有些事要等第二天后,看一看走向再发声明,把事情说清。赵枫不建议一味的道歉,在他看来也不可取,“你一旦道歉,可能会骂得更狠,因为有些人会说,看吧,你承认自己做错了吧?”

对于当下的艺人来说,他们生活在大数据的审视下,也面临着更多无孔不入的审视。这是享受流量红利之后,同时要承担的重量之一。

结语

对所有人来说,都必须认识到,今日不同往昔,这是一个新时代,有全新的内在要求。

从此之后,或许艺人们可以不再执意打造单身人设,能打破“爱豆不能恋爱”的铁则。而那些走爱豆路线的明星们,也不会再把“不谈恋爱”奉为圭臬,却一次次欺骗粉丝的感情。

所有的艺人,都必须认识到,只有严格自律,洁身自好,才是立足的根本。

产业链条上的品牌方与经纪公司,也应该更为收敛、谨慎,不要再疯狂,也不应该再豪赌,抛弃流量思维,去拥抱真诚、本分和努力。

如果容易祸从口出,那么,少发言,多读书的同时,更加回归到自己的本职工作,去琢磨演技,去做更本质的人而非去打造陌生人设,也许是更有价值的事情。

时代变了,明星也得变。

(文中,曹西、周燃、赵枫、麦麦、周舟、于杭、张辉、王芳均为化名。)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97批发网(www.97pi.com)。

最近发表